尹大侠

美国再出遏华新招,中方回应有深意

尹大侠 2022-3-20 77 3/20

日前,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着眼于与中国竞争的“美国竞争法案”(America Competes Act)。众议长佩洛西称,这一法案将确保美国在制造业、创新和经济实力方面保持优势,并超过中国以及其他任何国家。

事实上,在众议院于1月26日推出“竞争法案”草案时,美国总统拜登就发推宣称,该法案将推动美国在未来几十年内战胜中国。拜登还宣称,“我们有机会向中国表明,21世纪将是美国的世纪——一个由美国人用才智和辛勤工作铸就的美国世纪。”

9日,《华盛顿时报》报道称,激进的共和党人甚至宣称,该法案对华力度还应该“更狠一些”。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驳斥了该法案的涉华消极内容,并指出该法案违背潮流和人心,最终只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新年伊始,美国会第一个重磅法案就聚焦与中国竞争,意味着什么?该法案为何将美国维持科技霸权提上重要日程?美国两党对华“比狠斗勇”将对中美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中方回应有何深意?近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接受了长安街知事的专访。

聚焦火力

美国密集行动筹备大国竞争

知事:当地时间2月4日,美国会众议院审议通过“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目的是为同中国竞争,并包含大量涉华内容。美国开年第一个重磅法案就聚焦同中国竞争,说明了什么?

苏晓晖: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以所谓科技竞争为核心名目,其中的色彩和配方却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大国竞争才是这份法案的核心,尤其是从科技层面全面对抗和围堵中国。

这样一份法案选择在拜登就任一周年之际推出,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在2021年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就一直在谈如何评判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和美国的对华政策。很快拜登就通过各个层面对此进行了评估,虽然没有公布一个所谓的官方版本,没有进行所谓的“官宣”,但很明显,尽管拜登此前对他的前任特朗普多有指责,但在对华政策方面并无意改变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一系列负面政治资产。

拜登资料图。图源:今日美国拜登资料图。图源:今日美国
正相反,拜登还试图将一些特朗普政府时期遗留下来的对华政策作为抓手为己所用。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聚焦大国竞争,尤其把中国视作首要竞争对手。这种判断在拜登就任后延续下来,所以将中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何才能在大国竞争中获胜,尤其是应对所谓的“首要战略竞争对手”?很明显,美国需要聚焦火力。

2021年美国从阿富汗仓促撤离,尽管灰头土脸,在美国国内引起民众对拜登政府的极大质疑,但是从拜登本人以及他团队的表态中可以看出,他们认为从阿富汗溃退以及因此造成的牺牲,都是为了未来更好地进行大国竞争。

美国中央司令部宣布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喀布尔庆祝的炮火照亮夜空。图源:视觉中国美国中央司令部宣布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喀布尔庆祝的炮火照亮夜空。图源:视觉中国
不论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实施战略收缩,还是从阿富汗撤军,以及眼下美国挑动乌克兰问题,要把俄罗斯拴在俄罗斯西翼,都是大国竞争的必然举措。美国希望对中俄两个大国分别应对,逐个击破,以这种方式来实现美国大国竞争的所谓“最终的胜利”。这一系列的套路其实大家看得非常清楚。

霸权衰落

美国试图掀起针对中国的科技攻势

知事:支撑美国霸权的是它的全球经济霸权、科技霸权和军事霸权,而有观点认为,下一次科技革命在美国发生的可能性要高于在中国发生,新版美国竞争法案高举科技创新大旗,这意味着什么?

苏晓晖:之所以说这份“竞争法案”的通过不意外,是因为美国此前有一些明显的政策动向。在2021年,美国国会参议院曾经通过了一份以“创新和竞争”为题的法案,体现出美国两党之间的高度共识,即希望从科技领域对中国进行围堵。

此份参议院“创新竞争法案”和2021年众议院“创新和竞争法案”中的很多内容是重合的。尽管投入金额上有很大的差别,但其中一些核心项目却延续下来,例如美国要投入520亿美元给私营单位进行半导体生产、未来五年给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投入800亿美元等,这一系列动作意味着美国在科技领域试图掀起一场针对中国的攻势。

众议院通过“竞争法案”。为什么要聚焦科技?其实过去我们评判中美关系,更多关注的是两国在军事上的一系列动向,比如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在亚太地区投棋布子拉拢盟友,以及在台海局势上不断地插手中国内政。但事实上,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政府就已进行过评估,认为中美之间竞争的核心,应该是科技领域。

当时我读过一些涉及中美竞争的报告,美国人说得非常清楚,如果在科技领域美国被中国赶超,或者是美国无法保持绝对优势,美国的霸权就会出现更多问题。不管是台湾问题还是南海问题,美国都会输掉与中国的竞争。

因此,美国聚焦科技竞争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在美国的霸权相对衰落,且对霸权的护持难度逐渐增加的背景下做出的选择。

对华“比狠”

成美国两党斗争核心因素

知事:拜登在描述该法案时称,21世纪是“美国世纪”。这是否意味着在未来80年中,美国誓要在经济、科技、军事等各领域压倒中国,是否可以将此看作美国的“决战之势”?

苏晓晖:现在的拜登政府看似雄心勃勃,大谈诸如所谓“世纪”等词汇,但这也是延续了奥巴马时期的口径。当奥巴马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的时候,也谈到过所谓的“美国将成为未来百年内的世界领袖”的“百年霸权论”。

拜登推特截图拜登推特截图
其实对于民主党政府来说,以所谓“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美国的发展”,尤其是美国的霸权是他们的一种习惯。正是看到了在长期发展的过程中,美国将会逐渐丧失所谓的绝对优势地位,所以才引发了美国政府和民主党人更多的担忧。这也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份“美国竞争法”之所以出台背后的一些基本因素。

知事:此前参议院通过的“创新与竞争法”因两党议员对具体实施细节意见不一而搁置,此次众议院“竞争法案”是否会面临同样的党争问题?两党之争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

苏晓晖:尽管该“竞争法案”在众议院通过,但投票情况耐人寻味,可以看出两党之间基本以党派进行划分,“叛变”的议员是极少的,微乎其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难道与中国竞争不是两党之间的共识了吗?

事实上,两党都认为应该与中国进行竞争,但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做得还不够。也就是说,在对华博弈的过程中,“比狠”已经成为了一个核心的因素。一方面体现出美国国内两党斗争的一些惯用套路,尤其是在大国竞争领域,以“比狠”的方式来让对方屈服,来凸显自己的政策能“赢得民心”,是美国政客惯用的手段。

另一方面,今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如今拜登政府已经面临一系列压力,对于共和党人来说,阻止拜登政府在政策方面取得更多的成绩,来凸显拜登政府的失败,其实也是党争的一种非常关键的手段。

“小院高墙”

损人利己算盘终会落空

知事: 在7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驳斥了该法案的涉华消极内容,并指出该法案违背潮流和人心,最终只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您如何看待中方回应?

苏晓晖:为什么在涉及科技领域,中方要对美方进行回应和警告?是因为我们看到,“脱钩”一直是美国国内一些人、尤其是反华势力不断在渲染的一个话题。在拜登确认在科技领域如何对华进行围堵,所谓要迟滞中国的发展后,美国认为此前特朗普政府时期似乎做得不够好。因为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的动作,更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现在拜登政府在科技领域希望以所谓“小院高墙”的方式聚焦竞争,尽可能减少美国遭受的损失,而同时对中国造成更大的杀伤。这是当前美国认为可以维护霸权的重要手段,也是可以进一步拉拢盟友和伙伴的手段。

2021年6月G7峰会。
但是中国警告美国,“脱钩”是一种不现实的想法,即使是一个“小院”,也不可能完全没有误伤,结果也不可能完全符合美方的利益,或者对中国造成巨大的损失。如果美国打着这样的主意,最终如意算盘肯定会落空。

另外,尽管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在“反华”的动向上偶尔会跟随美国的步伐,但很多的盟友和伙伴在涉及科技领域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此前我们观察到,在5G等技术领域,很多美国的盟友认为美方的动作会给本国的国家利益招致负面影响,对于美方的这种生拉硬拽是有不满情绪的。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国际社会将会更多地需要公共产品,需要大国发挥更多积极作用。为什么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期间,很多国家政要来华与中方互动过程中,都再次表达了对中方所提出的全球发展倡议的支持?这正是因为未来经济的发展更需要各国相向而行,而不是像美国这样以排他性和自私性的手段,以美国利益优先的方式来进行处理。

很多美国希望拉拢的盟友和伙伴,包括美国正在进行的战略东移过程中聚集的印太国家,都更希望从中美之间左右逢源,而非左右为难。

因此,美国想抓住所谓的科技抓手,进而演变成一种经济抓手,对中国进行打压,最终只会使自己受到更多的伤害,使自己的计划最终流产。当前对于美国的这种错误动向,中国不希望美国“损人不利己”,同时更加担心美国的自私动向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不但影响中国,也影响在疫情冲击下的全球经济复苏,影响全球的团结、和平、稳定和发展。

- THE END -

尹大侠

3月20日14:51

最后修改:2022年3月20日
0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共有 0 条评论